歡迎您來到美新社! 請登錄 註冊

美新社

陳玲華廣告

首页 > 美洲新聞 > 洛杉磯

免除学生贷款的利弊 利益相关者分享第一手见解

發佈時間:2021年03月06日 12:05 來源:美新社 评论:3條 點擊:3683次

 

【美新社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已经肆虐全球超过1年时间,除直接在美国造成超过50万人死亡,在全球造成250万人死亡之外;也在全球范围内引发或/和加剧饥荒问题。

 

相关报道与链接:

【中文字幕視頻】拜登哀悼50万新冠死亡人士 举行守夜仪式

联合国: 新冠疫情引发全球饥荒不是耸人听闻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对全美经济和社会造成的负面打击和影响,也举不胜举;其中有一项可能为世人忽略:美国的学生贷款(Student Loans)。

 

拜登总统就任第一天,曾签署15条行政令,其中就有一条对学生贷款的还款做出宽限:

 

拜登要求教育部,将联邦学生贷款的还款期限推迟到,至少2021年9月30日;(当时)总计欠债1.5万亿美元的借款人,将不需要偿还其联邦学生贷款,也不会产生任何额外利息;并且所有收债活动都将被暂停。

但是学生贷款(Student Loans)问题不会因为还款获得宽限而消失;其引发的深层次问题逐渐付出水面:

 

在疫情期間,美国大學的总统注冊率第一次降低,突顯出遭受疫情打击的經濟低迷,造成连带负面影響,以及4300萬學生贷款人背负的$1.7萬億學生貸款所造成的巨大壓力。

 

學生負債增加,造成大學學生注冊率下降。那么將这些債務免除,是否會有所幫助?

 

擁護者認為,如果出台免除每個學生5萬美元学生贷款的政策,會讓75%的貸款人,不再有負債的壓力,能幫助舒緩經濟。目前,拜登總統表示,他不會支持這個提議。

 

3月5日周五。由Ethnic Media Services(EMS)召集近百位来自华裔、韩裔、印度裔等亚太裔,以及拉丁裔、非洲裔等少数族裔的媒体代表参加网络研讨会,在這個會議中聆聽来自學生本人、公共政策的立法议员,法律專家等,在這個議題上的第一手见解。

代表加州第17个区的美国国会众议员卡纳(Ro Khanna)受邀出席;众议员卡纳目前是国会众议院农业、武装部队,以及监督与改革委员会成员。

 

众议员卡纳,自己也曾因硕士学业而背负超过10万美元学生贷款,因此具备“学生本人”和“公共政策的立法议员” 的双重身份。

 

“我很幸运和庆幸,可以在40岁前全部偿还自己的学生贷款。”众议员卡纳指出,“但是许多学生并没有能力;如果年收入低于12.5万美元的话,是很难做到的;(再加上新冠疫情的打击)应该给予这些人学生贷款的免除。总统先生也有这样的行政权力,他已经用同样的权力,对学生贷款的还款做出了宽限。”

 

众议员卡纳提及他提出的“停止作弊者法案”(Stop Cheater Act):在未来10年内向IRS投资1000亿美元,对1%最富有的公司和个人加强审计和报告,防止税收欺诈,将在10年内带来大约1.2万亿美元的收入;可以为免除学生贷款提供部分经费。众议员卡纳强调说,“这样可以在不增加税收的前提下,帮助这些学生(免除贷款)追求自己的梦想。”

凯特·维尔贝克(Kat Welbeck)女士,是学生贷款人保护中心(Student Borrower Protection Cetner)的民权法律顾问。

 

维尔贝克女士介绍说,该中心的主要工作是研究“学生贷款危机”,特别着眼“种族平等、经济公平”方面,并教育民众、倡导解决方案、推动政策和立法。学生贷款,是全美第二大贷款,仅次于房屋贷款。

 

根据该中心官网的数据,“全美有超过4500万学生贷款人,总贷款金额达1.7万亿美元,三分之二的学生贷款人是女性,三分之一的学生贷款人在65岁时,依然在拖欠还款状态(In Default),非洲裔学生贷款人拖欠还款的情况是白人学生贷款人的3倍。”

 

“虽然社会告诉子孙后代们,教育是出路。”维尔贝克女士指出,“但一次又一次,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学生贷款人重蹈覆辙,学生贷款危机进一步加剧,也让问题始终笼罩着社区和民众,挥之不去。”

 

“这种问题在非洲裔和拉丁裔学生身上更加普遍;大约90%的非洲裔学生和72%的拉丁裔学生,依赖学生贷款完成学业,白人学生为大约66%。”维尔贝克女士也指出,“在开始大学教育20年后,非洲裔学生通常还有95%的贷款余额,而白人学生通常已经偿还了95%的贷款余额;在开始大学教育12年后,拉丁裔学生通常还有85%的贷款余额时,而白人学生通常已经偿还了50%的贷款余额。”

 

“拖欠还款的话,只会造成恶性循环:贷款余额继续滚雪球,更难偿还,影响个人信用,增加贷款买房难度,等等。一代人之后,再影响下一代人。”维尔贝克女士强调,“更严重的是,(只要是贷款行业)就会有一些掠夺式的机构,专门以非洲裔、拉丁裔的学生为目标来营利,甚至演变出依照不同族裔,采取不同讨债方式的地步。显然,这种情况下,联邦和州政府,需要树立立场,采取行动。”

约瑟夫·贾拉米洛(Joseph Jaramillo)先生,是加州奥克兰市的居住和经济权利倡导者(Housing and Economic Rights Advocates,简称HERA)组织的资深律师。其主要工作是代表营利性学校的学生贷款人,与校方达成还款(Repay Agreement),解除债务(Loan Discharge/Forgiveness)等协议。

 

HERA官网显示,也能提供包括中文在内的多种语言服务。

 

贾拉米洛先生指出,种族的不平等、经济的不公平,以及相关法律的欠缺,造成了掠夺式的机构的存在,营利性学校也可能是其中之一;而营利性学校的学生贷款人最有可能沦为受害人,也可能是最需要免除学生贷款的人群。

 

“常见的欺骗性表述有,诱导去(高利率的)联邦学生贷款,诱导去私人学生贷款;或毕业后可以获得高薪职位等等虚假承诺。”贾拉米洛先生指出,“目前,全美营利性学校中,有100万学生有学生贷款;研究显示,营利性学校的学生,更难毕业,更容易拖欠还款(一半左右,在毕业5年后仍在拖欠),更容易陷入引发的债务危机。也有研究揭露,一些营利性学校,专门以有色族裔中的中低收入家庭为目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非洲裔和拉丁裔。”

 

贾拉米洛先生也分享了众多资料,比如,如何区别联邦和私人学生贷款?如何预防学生贷款欺诈?

学生代表盖比·斯图尔特(Gabe Stewart)、安德里亚·坎波(Andrea Campo)都在学生贷款中挣扎,分别分享了自己的真实体验和故事。

 

盖比,作为女性贷款人,背负了1.3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嘉宾们指出的问题,几乎都在其身上发生;也因此,她失去过就业就会,没法申请信用卡,没法贷款买车,也更不可能贷款买房。

 

安德里亚,自己背负了5.2万美元的学生贷款,而妻子也背负不明金额的学生贷款;让他们没法贷款买房,甚至无法负担租房房租,只能与他父亲一同居住5年。有了孩子之后,更是捉襟见肘;两人全部收入几乎都用于还款。

 

相关报道与链接:

学校能否重新开放? 多方权益需要平衡,再平衡

移民系統現代化 解讀拜登2021年美國移民法案

拜登就任总统第1天簽署15条行政令



發表評論 已有3 條評論

  • *用户名:
  • *我的態度:
  • *驗證碼:
    驗證碼
    • 2021-03-06 19:31 我本善良
      头疼医头,学生贷款问题是对机制的滥用,很多问题造成了现状。但如果能让大学教育成为免费教育,学生贷款问题中的很大一部分可以不治而愈,这个上面多想想办法吧
    • 2021-03-06 19:08 老洛
      赶紧的!省的两个祖宗老来要接济,👏🏼👏🏼👏🏼
    • 2021-03-06 18:51 吃瓜群众
      一个政策,先要考虑Why, 再考虑How,细节和全盘的合理性,都要充分考量和验证。借债还债,有困难的人是很多,但也不能说有困难,就帮你一笔勾销。主要问题在于,有些学生明知自己没有能力,也要贷款;审批的人也不管照批,那不出问题才怪。
    上海灘餐廳保险总汇方孝伟律师事务所華興保險郝奇律師威剛科技山東總商會
    鄭博仁律師事務所美國奧淇國際金融加州水货張青會計師事務所洛杉磯水利局山東同鄉會

    Copyright@since2016 chinesenews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