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美新社! 請登錄 註冊

美新社

陳玲華廣告

首页 > 美洲新聞 > 洛杉磯

迪斯尼首位華裔動漫大師劉大偉的傳奇人生與夢想

發佈時間:2020年10月17日 01:45 來源:美新社 评论:95條 點擊:25608次

【美新社訊】提起迪斯尼的動畫片,想必大家都會想起『美女與野獸』、《獅子王》、《花木蘭》等家傳戶曉的迪士尼動畫電影,全世界的大人小孩幾乎都人人皆知。然而,參與這些動畫創作的一位華裔幕後英雄,也是當時首位進入迪斯尼動畫界的華裔動畫大師,劉大偉(Davy Liu),他的故事,其實更加引人入勝。

劉大偉與大家分享他的傳奇人生故事與夢想


問:Davy,很多華人朋友對你並不是很了解,據我所了解,從你小時候成績很差,甚至被稱為低能兒,但是到了二十歲出頭,在好萊塢又享有盛名,您可以簡單介紹一下您的傳奇經歷嗎?


劉大偉:小時候在媽媽肚子裡面沒有心跳,出生後大家以為我在生活上會有低能兒的狀態,在台灣學習能力很差,學習成績不如姐姐和哥哥們,有很強的失落感。13歲到了美國後,又不會英文,在英文不會的狀態下,只好面對白紙,就開始瞎畫,沒有想到自己“瞎畫”的一條龍獲得全美中學生美術比賽的前二十名。從那個時候開始,自己才發現“天下沒有笨小孩”。每一個小孩子都需要空間發揮,自己是屬於看白紙,不是看考試卷的小孩。

問:你小時候有展現出你的畫畫天分嗎?


劉大偉:有的,小時候經常把老師畫成豬八戒,或者把同學畫得很好笑,但是畫完之後,被老師鞭打,所以小時候是一種調皮的狀態,老師總是用粉筆打自己,小時候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經常獨自在房間裡,面對自己的想像力。小時候聽大人說的最多的話就是要好好學習,不然會被餓死,所以小時候在台灣一直過得很辛苦。還好自己13歲的時候移民到美國,讓自己在不會英文的狀態下,成績不好也無所謂,最後在白紙和畫筆中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很有天份的“螢火蟲”,而不是一個很會讀書的“蜜蜂”,或是一隻很會彈琴的“蟋蟀”。


每一個小孩子都有他們自己的長處,所以自己要發現自己的潛能,而不要去羨慕別人的長處。

劉大偉:自從畫了獲獎的那隻龍以外,覺得自己在創意上有一點才華,所以從那個時候自己就開始不斷去圖書館參觀米開朗基羅和歐洲古典油畫,與壁畫,開始對藝術產生了深深的愛好,然後就開始在家裡臨摹各種歐洲古典油畫和中國的國畫,後來到大學裡就想要學藝術,當時也不知道學藝術到底能不能吃飽肚子


在自己大學大三的時候,迪斯尼公司需要動漫師,他們到各美術大學錄取有天賦的學生,每年從上萬名學生中錄取八位,就在1989年那一年大學四年級快畢業的時候,就被迪斯尼公司錄取,成為第一個華人動漫師。


到了迪斯尼公司後,從1991年就開始創作動畫,包括美女與野獸,阿拉丁,獅子王,花木蘭等。

問:迪斯尼公司競爭那麼厲害,你能夠從上萬人中脫穎而出 ,成為在迪斯尼公司的首位華裔動漫師,你當時的感想是什麼?


劉大偉:我從小到現在為止,永遠覺得自己是一個“阿甘”,沒有自我感覺良好,我老是覺得自己能夠努力,專心去做一件自己愛做的事情就行,我從來不會考慮自己做的事情能夠帶來多少錢,或者能夠有多大名氣。我就是只喜歡專心地在一張白紙上創作。


我進入迪斯尼公司後,也沒有想太多,因為在迪斯尼公司做動漫,不是自己的夢想,我的夢想本來是要做一個像米開朗基羅那樣偉大的藝術家一樣。在迪斯尼公司對自己來說只是一個過程。


在迪斯尼公司實習的三個月中,改變了我對藝術的想法,我看到藝術不止是只能在畫框裡畫畫,而且還能夠有音樂,有配音,有劇情,還有美麗的背景….等等。實習的三個月中,迪斯尼公司讓我徹底看到原來藝術有這麼多的元素,而且能夠講一個很感人的故事。所以三個月的實習結束後,我就決定留下來,開啟自己的動畫事業。


那時候正好要做華裔的動畫片,就推薦了花木蘭。那個時候華人在迪斯尼的動畫界裡完全沒有聲音,常常看到動畫片裡的公主都是金發碧眼,所以就推薦了不是金發碧眼的華人故事『花木蘭』。

問:據我所知,花木蘭動畫片裡的男主角李將軍的角色是以你為原型創作的,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您這個神奇的經歷嗎?


劉大偉:俗話說,“天時地利人和”,我覺得我出現的時間就是剛好要出現的地方。當時需要一個李將軍的角色,大家都拿李小龍,成龍來看,華人典型的代表對老外來說不是李小龍就是成龍。


當時我正在外面鍛煉,大家突然發現,原來“李將軍”就在身邊,就是劉大偉。


創作團隊的同仁們把我的照片在電腦裡掃描後,發現我的相貌特徵像兵馬俑,最後就決定用自己的原型來創作出李將軍。所以,花木蘭動畫片裡面的李將軍的臉型是照著我的臉型創作的。


這樣的事情常常發生在迪斯尼公司,有很多不同的人會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一個動畫角色。

問:華人在美國主流社會闖蕩不容易,您在迪斯尼工作的這十年,對您來說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劉大偉:我覺得最大的挑戰就是創新,因為在一個頂尖的,這麼有創意的公司工作,每一年公司出來的電影總要有創新 ,總是要求你不要複製之前做過的事情,所以很難自己突破自己。也就是創新的團隊,今年要做的電影如何超越去年做的電影。藝術家們就需要成天琢磨,不停地創新,講故事,超越自我對自己來說就是最大的挑戰。因為講故事是來自於人生的體驗,當時自己就是一張白紙,人生要經歷一些東西,才會有更感人的作品。這也是藝術家最高的境界。


為什麼我總是喜歡戴一個牛仔帽?就是希望隨時提醒自己,人活著,要做自己,就是牛仔。而不要做一頭牛。牛就是跟著別人,人家做什麼它就做什麼。所以華人常常停留在一個很卓越的複製狀態,一個人要活出自己,勇敢地找到自己要做什麼?不要老是想別人做什麼,那我比你做得更好。這樣沒有什麼意義,我認為,不要做No1,要做Only1!人活著不要只知道做第一名,做一個獨一無二的人才是最有意義的。

問:在迪斯尼工作期間,你有沒有去過中國?


劉大偉: 2000年的時候,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自己第一次到了中國,當我到了中國的時候,深深被感動了。我第一次看到畫中的桂林,長城,蘇州,杭州等地,從來不知道有這麼優美。記得當時觀賞美景的時候,一路上自己都含著眼淚,直到現在都感覺很感人,因為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家鄉是這麼優美。我在台灣長大,但是從來沒有看到過中國的山水竟然會這麼美麗。


以前這些美麗的風景都是只能在課本上看到,但是這次自己親身去體會了中國的悠久歷史和優美的風景。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虎帽”,還有一些舊時的板凳,這些東西對自己來說都是在台灣電視連續劇裡面才能看得到的東西。但是我卻親眼看到真正的東西。對一個藝術家來說,這是真的,中國真的有這些發生在家家戶戶裡的五千年的歷史。


我當時就想,為什麼沒有人把它們變成一個卓越的品牌?或者文化產業?中國有五千年的文化產業,博大精深,底蘊深厚,為什麼沒有人能夠把它們開發成世界知名品牌?而迪斯尼公司,在美國也不到一百年的歷史,但是它卻能夠把別人的文化變的這麼優美,而且讓全世界人人可以仰慕的故事品牌?


從中國回來後,我感慨萬千,覺得,自己身為一個華人,不能一輩子都在迪斯尼,因為我的夢想就是要做藝術家,而不是要做一個代工的牛在一個豪華的動畫公司裡。自己十年在迪斯尼公司的所學,應該可以把它們用在為自己的家鄉開發。

問:你認為華人父母應該怎樣鼓勵他們的小孩,才能發掘他們小孩潛在的才華?


劉大偉:在華人圈裡有很多藝術家,我碰到很多父母親對自己的小孩不肯定。自己常常在美國很多私立學校去演講,有一次講完以後,有一位媽媽就跑過來抱著自己大哭,之後對我說:謝謝你,你用一個很簡單的文字,讓我和我的兒子改善了關係。”聽完我的演講後,這位媽媽就立刻跑到她兒子教室,對她兒子說:“你是媽媽以你為榮的螢火蟲。”

劉大偉:“我在台灣大學有一次演講,演講結束後,有一位媽媽也痛哭流涕,並且表示,她兒子是高中生,要考大學,也是喜歡畫畫,聽完演講,她回去再也不打罵她的兒子了。讓他也變成螢火蟲。後來,這個媽媽的兒子發郵件給我,說他媽媽聽完我的演講後希望他做螢火蟲。三天後,在他的書包裡,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兒子,媽媽覺得世界上只有一個劉大偉,所以 你還是乖乖去讀書吧!別想再做螢火蟲。”當時就覺得很可惜,這就是父母親對小孩子的不肯定。華人的文化產業必須要從家庭開始,而且是從爸爸媽媽嘴上,要從最小的事情去肯定小孩子們。不一定小孩子們長大都變成藝術家,但是讓小孩子們能夠活出“自我”,這才是一個最棒的“鑽石人生”。


鑽石需要被打磨,你不打磨它們就永遠看起來像“玻璃球”,但是,一顆鑽石,要變成發亮,發光的鑽石,那必須要用對方式。用正能量的言語來鼓勵小孩子們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問:你的性格一直是這種開朗的性格嗎?


劉大偉:不是,我小時候是一個很安靜,內向,不愛講話的人。我媽媽是一個典型嚴肅的客家人。以前在台灣是在家,在學校被否定,但是到美國來以後,特別是獲得全美中學生畫畫比賽前二十名,拿到總統獎以後,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開始自信起來。我不是哈佛的料,也不是做律師的料,我不用和別人比較,我就是拿一張白紙,做劉大偉自己。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開始接納自己,並且很快樂地做自己。

問:現在很多在美國的華人小朋友都學習畫畫,而且很多人學習電腦繪畫,你怎麼樣建議他們有自己的創意風格?


劉大偉:很多小孩子天生就會臨摹,他們看到好看和喜歡的畫就會去臨摹,這個很正常。但是我是希望父母親們在畫畫這一塊,讓小孩子們盡量看原創,也就是說帶他們到博物館,讓他看手繪的東西。因為很多小孩子在電腦上學習的只是技術上的知識,但是如果面對一張白紙和一隻鉛筆,小孩子就變得無能為力的話,這樣的小孩子就已經停留在一個只是在用機器,機械的創作。


但是如果是一個對繪畫藝術有創作力的人,必須要從白紙和鉛筆開始。我會建議這些小孩子們多看,多去動物園增強自己的觀察力。作為一個藝術家,觀察力很重要,在迪斯尼公司,動畫界裡,一個優秀的動畫師觀察力要佔90%以上,畫畫是10%。很多小孩子很可惜,因為太多遊戲讓他們分心,但我希望小孩子更能夠去大自然中獲取靈感,獲取藝術最原創的素材。讓小孩子們不是僅僅臨摹別人的作品,而是創作靈感來源於自己的經歷。我覺得這個是最淳樸,最原創的一個開始。激發小孩子們自我的想法是最重要的,從小就應該訓練他們。還有表達能力也是一個藝術家的一個重要因素。小孩子一定要讓他們有一個健全的心靈,這個很重要,藝術家因為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所以很容易就走偏。很多藝術家打扮都很怪,比如刺青,男生留很長的頭髮等,希望盡量鼓勵小孩子們的藝術創作不要在臉上和身體上。

問:可否簡單介紹一下你現在的Kendu公司?


劉大偉:我在大學的時候,雖然白天做動畫,但是晚上還是在做插畫。因為我在大學是讀插畫系,然後總是不甘心,看到別人在做插畫,有人超越我,就感覺不舒服。當時自己是工作狂,希望找到自己的特色,在2000年的時候,我的插畫被“時代雜誌”看到,所以當時就成為獨一無二的插畫家。2000年我去中國旅遊回來後,就深刻感悟到,人活著就是要做牛仔,不能做牛,不能跟著別人。我爸爸也常常和我說,不要做一個畫匠,要做一個畫家,我認為我在迪斯尼公司如果繼續做下去,對我來講就是一直在做重複的工作,沒有太大的挑戰,我應該去做自己的故事。所以當時從插畫界獲得獨一無二的獎狀的時候,我就在思考如何成立自己的“Kendu”公司。


“Kendu”這個詞是來自於我剛剛到美國時的美術老師,她當時和我說;“you can do it .”  所以“Kendu”這個正能量的詞對我來講雖然很簡單,但是讓我卻深深難忘,如果不是我的這個美術老師給我這麼大的鼓勵,就不會有今天的我。所以我就創辦了動畫公司叫“Kendu”,我也希望能夠用動畫這種正能量的故事和藝術來鼓勵更多小孩子和年輕人去堅持走自己人生獨一無二的路,並且活出自我。不要去複製別人的夢想。


2004年,我創辦了Kendu Film動畫影業公司,然後寫了系列動畫繪書本,前幾年也被中國政府認為是最棒的教育素材。我寫這些書是希望把它們拍成動畫。我現在在Kendu Film動畫影業公司裡也在做一些研發中國文化的動畫 ,和題材,希望能夠讓他們國際化。讓華人的故事能夠感染海外華人下一代。中國文化底蘊深厚,博大精深,但是很可惜的就是沒有“牛仔“去把他們開發出來。所以我也希望能夠找到一些更好的夥伴一起合作。我個人對這樣的夢想堅持了二十年,雖然很多人認為我離開迪斯尼公司這麼一個高薪穩定的工作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我始終一直都像”阿甘正傳”裡的阿甘一樣,不斷努力往前跑。


我雖然來美國這麼多年,但是不管我到哪裡,我都是一個華人,所以我必須用我自己最熟悉的愛的方式一直堅持,相信一定會成功。

問:今年是比較特殊的一年,因為疫情的關係,所以今年對你的人生和事業有什麼影響?


劉大偉:我本來今年1月份要到北京去,因為我正在創作一部中國東北虎的動畫片,但是很可惜,疫情來了之後,就讓這個品牌的開發延後了。但是,也是因為疫情,能夠讓我安靜地在家裡開始繪製一系列的兒童繪本,並且我的第六本繪本也接近尾聲。今年可以讓我安靜下來思考更多事情。


人生總是會有一些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但是應該樂觀地看到,這些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的背後也能夠帶來正能量。我從來沒有待在家裡這麼長時間,今年我待在家裡激發了很多創意,我已經預備了今後十年,甚至二十年要做的老虎動畫片的素材,和接下來要做什麼的靈感,並且繼續發揮我想要對華人文化和家鄉文化不斷打磨的想法。而且今年我也創造出很多我自己的歷史紀錄,比如開拓了包括新加坡,澳門,台灣,香港等地在內很多網絡創意課程,小朋友們從我的網絡創意課程中學習到如何自己設計人物,如何自己做他們的迷你動畫電影,並且我在網上給優秀的小朋友頒發“奧斯卡”動畫獎。

問:在你的人生旅途中,發生了很多事情,跌宕起伏,遇到很多挫折,包括被霸臨,感情挫折,婚姻失敗,得了恐慌症,甚至萬念俱灰想要尋死?是怎樣的意念讓你堅持一路走來,度過重重難關?


劉大偉:上帝把我創造成一隻“螢火蟲”,我只要努力地發光,我想我只要真誠努力的活出自己。我的自信也是來自我個人的信仰,因為上帝給我一個獨一無二的才華,我不需要去羨慕蜜蜂,也不需要羨慕蟋蟀,我只要活出自己就好。

問:你本身就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嗎?


劉大偉:我小時候很愛哭,現在也很愛哭,但是小時候哭是因為被爸爸媽媽罵哭,現在哭是因為世界有太多美麗的回憶,讓我現在五十多歲讓我對人生產生不同的看法,知道什麼是失落,什麼是痛苦,什麼是黑暗?但是我也走過現在我怎麼樣離開那個以前覺得自己是“nobody”,上帝不會創造Nobody,上帝創造每一個人都是somebody,人就是要活出自己,要走出自己。


问:一般人经历这么多沧桑,有跌宕起伏的人生的話,他们的经历都会写在脸上,我發現你卻沒有,你好像都沒有經歷過什麼事情一樣,是不是因為你的性格比較樂觀的關係。


劉大偉:是的,我爸爸也是一個很樂觀的人。現在我爸爸96歲了,他還是對生活很樂觀。


問:說到您父親,我知道你們家是台灣有名的“劉麵包”,而且在台灣做得很大。所以您父親也是一個很執著的人?


劉大偉:是的,我父親非常執著,並且很樂觀。我認為對於人生,你就是要去接納它,不能總是怨天憂民,沒有必要。就像今年這個疫情一樣,人生總會有不順利的時候,這種時候,你也要把它當成一個機會,疫情期間,我每天在網上很長時間,每天待在自己的畫室構思很多新的東西,對我的人生來講也是一種經驗和體驗,有了體驗,對作品才會更加有感覺。

問:你認為中國的動畫有更多走入國際市場的潛力嗎?


劉大偉:有,中國有很多隱藏在民間的很有夢想的天生藝術家,而且他們的意志力也很強,他們一直都在不斷努力。中國人口這麼多,而且作品這麼少,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像『哪吒』,『姜子牙』這些素材,它們只是一個小小的火花,但是如果有像我一樣,有在迪斯尼工作經驗背景的人可以把迪斯尼的動畫技術帶入中國的話,我想中國的動畫市場應該可以開發的更大,走出國際市場的空間會更廣闊。中國的天才肯定是很多,但是很可惜的就是很多人都被看成“玻璃珠”而不是“鑽石”。未來我期待中國的動畫有更多好的作品走向國際。包括語言和表達方式,能夠讓更多海外人士了解中國源遠流長的五千年歷史,看到美麗的中國文化。


中國有名的水墨畫也是華人皆知的,但是如何水墨畫變得更加生動,變成動畫,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話題。


我經常去中國參加動漫節,但是看到他們動漫節都是日漫的東西,我當時就覺得很失望,每一個小孩子都在模仿日漫的東西,完全沒有華人自己的動漫,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很糾結的問題。很多中國動漫的風格還是停留在日漫的風格上,真的希望華人能夠找到自己的形象和對自己的肯定,不要去複製日漫。中國文化底蘊深厚,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夠看到華人獨一無二的優勢,而不要做一隻“牛”,老是在複製別人的文化。

問:你認為美國的動漫和中國的動漫有什麼樣的本質區別?


劉大偉:我在中國和美國兩邊跑,我覺得中國的動畫就像火花一樣,可能兩、三年就再也聽不到聲音了,比如動畫片《哪吒》。但是迪斯尼的《獅子王》卻是將近快三十年的動畫了,如今它還在賺錢,現在的小孩子也都知道誰是辛巴,這就是不一樣,這叫經營一個品牌。《哪吒》和《獅子王》都是花一樣的人力去做,成品也都是一樣的卓越,但卻沒有人看到未來。在中國做動畫好比種菜,種菜一個月就收割了。但是在迪斯尼,我們想到的是未來的500年還有沒有人在看《獅子王》?有科學家在研究在五百年以後,人們看這些東西還能不能看懂?迪斯尼做動漫就像在種樹,它是一個很難種的樹,種的時候很艱苦,但是未來這棵樹,它所產的果實是“生生不息”。


反過來看『哪吒』,沒有人把它當作一顆樹種的時候,這一顆菜有可能只有兩、三年的時光,還要重新開發。所以我說我們人要活得聰明,不要活得辛苦。華人太辛苦了,很多人一輩子老是在耕耘,努力工作,但是美國人不同,他們都有牛仔精神,他們就是會想品牌。他們知道如何讓全世界人看到品牌的光芒,和他們的優秀。


迪斯尼文化幾乎都是拿別人的文化,童話故事來變成自己的東西,並且把它們變成一個專業的商業模式。這也是中國最大的問題,沒有人去經營這個品牌,並且把他們變成一個商業模式,而不是一個票房。

問:所以你有迪斯尼動漫公司這種專業團隊的經驗,如果中國有一個動漫專業團隊請你做的話,我相信你應該可以發揮的很好。


劉大偉:是的,目前我和中國北京的幾個合作商已經在策劃要打造中國的動漫品牌,而且是國際品牌。我們是希望能夠讓外國人了解真正的中華文化。因為外國人已經對華人的熊貓,功夫等這些元素耳熟能詳了,但是他們對中華文化還是抱著一顆好奇心,中國的文化元素很多,但是必須要去幫它們包裝。就像中國菜,在美國的中國菜有各種不同的版本,你也必須了解美國的文化,如何把中國的東西轉換成外國人能夠看得懂,讀得懂的中國文化?這才是重要的。


動畫就像太極拳一樣,不要表現地太直接,必須繞著點走,比如加一些有趣和生動的元素。再拿『花木蘭』的動畫片做例子,仔細看裡面其實就是在講一只“木須龍”的自傳,通過這只“木須龍”來表現出『花木蘭』的故事,如果沒有這只“木須龍”的自傳,『花木蘭』這部卡通片也不會有那麼多看點。所以我認為動畫片不要看到什麼就拍什麼,動畫就像一個魔術,是一個真正的人生魔術。

問,你在中國有產業嗎?


劉大偉:有,我們在中國的公司是一個在營業的公司,目前我們要拍的『龍』這部動畫片,講的是山東的東北虎的動畫故事,我是希望能夠把它變成一個國際品牌,也同時讓更多全球各地的年輕人都有機會參與和有一個學習的空間。

問:馬上就要到2021年了,你的公司和你個人在新的一年有什麼樣的計劃?


劉大偉:我們公司目前在不斷地開發品牌,我們目前的打算就是堅持把這些勵志的兒童繪本,比如我們目前賣的最好的《巨葉》這本書更加完善。我們本來是要在中國做主題樂園的產業,等疫情過了之後,我們還是希望把動畫主題樂園這個產業落實。我經常講:主題樂園就好比一個杯子,內容就是動畫。所以在中國,聽說做主題樂園的不懂動畫,做動畫的不懂主題樂園,我認為這兩者必須結合在一起,就會變成一個產業鏈,這樣才會生生不息,讓全球各地的人去觀光旅遊。動畫影片是可以通過電腦,手機都可以看到,但是如果要去和這些動畫息息相關的主題樂園,就只能到中國去,這可以為當地增加大量的旅遊資源。所以這也是等疫情過了之後,我繼續要堅持和努力的方向。


我認為人活著就是要堅持,我不知道成功的定位在哪裡?但是我知道,要是我的人生還剩一口氣,我都會一直堅持到底,劉大偉沒有什麼保留的,這樣我的人生也沒有什麼遺憾。因為“I do my best!”我認真努力地在活出我的人生!人生不一定是要有錢才能活得踏實,我認識邁克爾.傑克森,等很多有名氣有錢的人,他們雖然有名氣,但是他們的心靈卻很空虛,我覺得一個內心最豐富的人,是內心喜樂,快樂,他的內心一定是很富有,我認為內心富有,要比財務上富有更重要。


劉大偉:我現在有一個很好的婚姻,有一個很好的太太,我的第一個婚姻不怎麼樣,當遇到我現在的太太之後,我才認識到,一個人的幸福是有一個美滿的家庭,事業不一定是最棒,但是家庭卻是最美滿。我覺得這也是人生的最大福分。夫妻能夠成為相濡以沫,相互理解,相愛的一對才是最幸福的。


所以,新的一年,我還是一樣,等疫情過了,不管遇到再大的“風浪”,我都會永遠像“阿甘”一樣努力向前跑。

劉大偉現在創辦的Kendu Films,kendu 動畫公司也正在開拓很多動畫產品,拭目以待。


经历:


1990至1993:受聘於迪士尼动画製片厂,参与《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狮子王》(The Lion King)、《阿拉丁》(Aladdin)、《救难小英雄》(The Rescuers Down Under)、《花木兰》(Mulan)、《坐过山车的罗杰》(Roller Coaster Rabbit)、《乞丐王子》(Prince and the Pauper)等影片的製作与设计。


1994至1995:担任迪士尼《风中奇缘》(Pocahontas)、环球製片《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大白鯊》(Jaws)、《魔鬼剋星》(Ghostbusters)插画家。


1995至1997:跳槽华纳兄弟公司参与《怪物奇兵》(Space Jam)、《魔剑奇兵》(Quest for Camelot)製作和设计的艺术指导。


1997至1998:迪士尼动画视觉效果艺术指导,参与《亚特兰提斯》(Atlantis)动画製作与设计。


1998至2000:在乔治卢卡斯导演旗下所创立的工业光魔特效公司(Industrial Light & Magic)担任艺术指导,参与星际大战1(Star Wars Episode I)、科学怪人(Frankenstein)动画片的製作、布景设计、风格设计、3D模型设计和数位电影的光线效果设置。


2000至2004:绘製插画。《Business Week》(美国商业週刊)、《Time》(时代)、《Wall Street Journal》(华尔街日报)、Universal Picture(环球製片厂)、迪士尼製片厂、美式足球超级盃(The Super Bowl)广告。


2004至今:创业。任台湾故宫博物院、香港挪亚方舟多媒体博览馆(Noah’s Ark Theme Park)动画创作指导。创作:《梦中的巨叶》(The Giant Leaf)、《火鱼》(Fire Fish)、《乔丹的访客》(Jordan’s Guest)、《国王的盛宴》(The Royal Feast)、《魔丽树》(Enchanted Tree)等作品。





發表評論 已有95 條評論

  • *用户名:
  • *我的態度:
  • *驗證碼:
    驗證碼
    • 2020-11-24 17:00
      很正能量的故事,贊
    • 2020-11-23 12:31 tiger
      It can only be achieved in the past, the hero is the value of the present and the future.
    • 2020-11-23 02:27 Alice
      最喜欢文章里面的一句话,夫妻之间相濡以沫,相互理解,才是最幸福的,让人看了好感动
    • 2020-11-22 12:08 Tony
      寫得好👍採訪問題太切入,讓我一口氣拜讀。謝謝Jing美女的好故事,you are the best 🌹🌹🌹
    • 2020-11-18 16:10 力哥
      不管動畫片還是電影,電視劇,內容就是王道,內容好的作品就會受歡迎。以前的獅子王這些動畫片就是內容取勝。
    上海灘餐廳保险总汇郝奇律師方孝伟律师事务所華興保險汪老师美术学院上岛大酒店山東總商會
    鄭博仁律師事務所美國奧淇國際金融老成都川菜加州水货洛杉磯水利局山東同鄉會

    Copyright@since2016 chinesenews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