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美新社! 請登錄 註冊

美新社

陳玲華廣告

首页 > 熱門話題 > 熱門話題

涉性犯罪億萬富豪獄中自殺 他究竟帶走了多少祕密?

發佈時間:2019年08月12日 17:16 來源:僑報 评论:0條 點擊:3502次

【僑報網綜合訊】性侵和性交易案還沒判,億萬富豪愛潑斯坦就在紐約聯邦監獄自殺了。他被指死得太便宜了。因爲大家都想知道,他究竟掌握了多少祕密,有多少大人物參與了他的非法勾當。

宣判前突然離奇死亡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1日報道,當地時間10日上午6時30分,愛潑斯坦在紐約曼哈頓大都會懲教中心的單間內上吊自殺。死亡前,愛潑斯坦正在等待審判,他被指控以性交易爲目的販賣未成年人和串謀賣淫。如果罪成,他將被判45年刑期。

卡塔爾半島電視臺11日稱,2002年至2005年期間,愛潑斯坦在紐約和佛羅里達的住所性侵了數十名女孩,每次付給她們數百美元現金,然後指派一些受害者招募新的女孩。一些受害者年齡不超過14歲。他本來面臨終身監禁,但在律師周旋下量刑減輕,僅坐牢13個月,2009年獲釋。而且在服刑期間,他每天可以外出12小時,每週可以出去6天,到辦公室上班。

在《邁阿密先驅報》報道質疑了愛潑斯坦的減刑後,紐約檢方重新介入調查,並在今年7月將其再次逮捕,法院定於2020年6月對其宣判。

在愛潑斯坦自殺前一天,聯邦法院公佈了2000多頁的新文件,詳細披露了愛潑斯坦及其同夥招募、誘騙年輕女性的一些新細節。一名叫羅伯茨·弗雷的女性稱,自己還未成年時被愛潑斯坦當“性奴”,爲前新墨西哥州州長理查德森、前參議員米切爾、英國安德魯王子、“另一名王子”“一名前總統”以及“一名著名總理”等名流服務。這些人在愛潑斯坦第一次坐牢時均沒有被指控。

這名神祕的金融大亨自今年7月二次入獄後即成爲輿論關注的焦點,因爲他不僅被控性侵未成年少女,還被控拐賣和組織未成年少女從事性交易活動。而他的“朋友圈”包括總統川普、前總統克林頓和英國的安德魯王子。

惡貫滿盈 曾僅判13個月

2005 年,一名母親向佛羅里達警方報警,稱一名有錢男子性騷擾了她未成年的繼女。警方抓住了這個線索進行追查,並找到多名聲稱被愛潑斯坦性侵的女性。

據《邁阿密先驅報(Miami Herald》調閱的法庭文件和筆錄,愛潑斯坦曾“例行”將未成年少女帶到他在棕櫚灘購置的豪宅內,並付費要求她們給自己按摩。在按摩的過程中,他經常對這些女孩實施性虐待,並利誘她們找來更多同齡人。一名受害女性表示,自己曾幫助愛潑斯坦找過至少 70 至 80 名未成年女性。

這些證據在當時可判愛潑斯坦終身監禁,胸有成竹的 FBI 準備好了長達 53 頁的定罪書。但令人驚訝的是,愛潑斯坦竟與檢方達成“不起訴協議”,僅被判 13 個月有期徒刑,白天還能在“監外服刑”,每週去辦公室待上 6 天,一天工作 12 小時即可。有報道稱,甚至在他“服刑”期間還不斷有年輕女孩造訪。

在從輕判決中扮演關鍵角色的,是時任聯邦檢察官、前任美國勞工部長的亞歷山大 · 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他與愛潑斯坦達成“不起訴協議”,後者只需對自己的兩項輕罪進行有罪辯護,並被政府登記爲“性侵犯者”,至於出庭作證的當事人,則以“和解”了事。7 月 12 日,阿科斯塔引咎辭去了美國勞工部長的職位。

據美國 CNN 報道,爲讓自己免受牢獄之災,愛潑斯坦曾拿出 35 萬美金賄賂兩名目擊證人。除此之外,警方還稱愛潑斯坦曾授意至少三位私家偵探跟蹤受害者與目擊證人。

愛潑斯坦甚至還曾狀告受害者的代理律師。2018 年末,當該案再次被翻出進行調查時,他在法庭上向代理律師表達了歉意,稱當時是想毀了其行業名聲,讓律師停止對自己的訴訟,但並沒有奏效。

去年,《邁阿密先驅報》重新梳理這起案件時,發現諸多疑點。今年 2 月,美國司法部再次對 2007 年因“不訴訟協議”不了了之的性侵案展開調查。同月,聯邦法官宣佈,受害者對當年的“不訴訟協議”並不知情,違反了《受害者權利法案》。

自殺後留下祕密日記

這位億萬富翁在牢房自殺後,據說與他有來往的名流都“鬆了一口氣”。有人對他的死因提出了質疑,究竟是66歲的愛潑斯坦自己了結了生命,還是有人爲了讓他封口殺死了他?

如今,愛潑斯坦的祕密日記將讓他赫赫有名的朋友們陷入恐慌,其中甚至包括川普和比爾克林頓。愛潑斯坦利用自己的財富籠絡朋友,與富人和名人來往可以爲他提供保護傘,他的私人日記事無鉅細,以備不時之需。

據《每日鏡報》報道,當地時間8月11日,女王爲表示對安德魯王子的支持,同他一起去到巴爾莫勒爾教堂禮拜。這是自“好友”愛潑斯坦自殺以來,安德魯王子首次公開露面。女王和王子坐在一起,目光凝視前方,旁邊的安德魯王子表情十分愉悅。

不過,即便愛潑斯坦已經逝世,他留下的祕密日記可能也會給安德魯王子帶來麻煩。

消息人士透露,愛潑斯坦的私人日記詳細記敘了他與包括安德魯王子在內的社會名流來往細節,並希望以此爲自己加一份“保障”。

報道稱,愛潑斯坦的日記可能會使女王和其他年長皇室成員坐立不安。儘管愛潑斯坦已經去世,但當局承諾會繼續深入調查,追捕所有夥同愛潑斯坦參與犯罪行爲的人。在傳出祕密日記消息的同時,受害者的律師正在尋求讓安德魯王子提供口供。

川普轉推暗示涉克林頓陰謀論

 

川普轉推陰謀論 圖自推特

司法界和兩黨議員都要求徹查愛潑斯坦的死亡,不過這很快就演變成兩黨之間的互相攻擊。

10日,《國會山報》發表評論稱,愛潑斯坦的離奇死亡,代表着“美國的刑事司法體系有瑕疵和敗筆,這讓我們所有人感到不安”。

11日,川普轉發了喜劇演員泰倫斯·威廉姆斯的推特,在這則推特中,威廉姆斯稱:“在24/7全天候監視中死亡?這怎麼發生的?愛潑斯坦擁有克林頓的信息,現在他卻死了,我們都知道是誰幹的。”同時他還打上了“克林頓犯罪家族”和“克林頓(造成)死亡人數”的標籤。

對於川普的說法,民主黨人認爲,這是在攻擊他的政治對手。克林頓的發言人安赫爾·烏雷尼亞稱,川普轉發的推特“荒謬且不真實”。《國會山報》也指出,所謂“24/7全天候監視”並不真實,因爲死亡時,愛潑斯坦已經被撤銷了自殺防範程序。

而總統候選人貝託·奧羅克認爲,這是川普又一次利用公衆對他職位的信任,以及沒有基礎的陰謀論,來攻擊他的政治對手。值得一提的是,川普和克林頓此前都和愛潑斯坦有所瓜葛。川普曾將愛潑斯坦稱爲“很棒的人”,兩人曾互相到對方家中做客,參加美女派對,不過今年7月9日,川普稱他很早就和愛潑斯坦鬧翻,兩人已經“15年沒說過話”。

另一方面,克林頓也曾多次前往愛潑斯坦的私人小島,但他發言人同樣表示,已經10餘年未和愛潑斯坦說話。

9日,一場涉及愛潑斯坦性侵案受害者吉尤弗裏(Virginia Giuffre)的單獨訴訟宣佈判決結果,併發布了超過2000頁相關受害人的證詞文件。

在這些首次公開的資料中,多位知名人士被指控涉及愛潑斯坦組織的性交易,包括:英國王室成員安德魯王子、已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馬文·明斯基、前緬因州參議員喬治·米徹爾、前新墨西哥州長比爾·理查德森等。

吉尤弗裏的律師認爲,愛潑斯坦在文件發佈不到24小時後就死在牢房“絕非偶然”。她呼籲當局繼續調查,並將重點放在那些“參與並慫恿性交易陰謀”的同夥上。

愛潑斯坦的死是“陰謀論”?

目前,美國媒體對愛潑斯坦“自殺”一事的關注點之一便是突然撤銷的自殺防範程序之上。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1日報道,7月下旬,囚禁愛潑斯坦的紐約大都會懲教中心內的工作人員曾發現,他在牢房中昏迷不醒,且頸部有勒痕。愛潑斯坦隨後被列入有自殺傾向的觀察名單並受到監視,但不到一個星期(29日)就被移出名單。

《紐約時報》說,即便在撤銷名單以後,對愛潑斯坦的檢查也應該每隔三十分鐘進行一次,但在他被發現死亡的前一夜沒有這樣執行。

前美國聯邦監獄局的“矯正治療專家”傑克·湯森在接受CNN採訪時認爲,移出名單並不令人意外。“在我整個職業生涯中,都沒見過自殺防範程序持續一週以上,所以那些關於愛潑斯坦自殺時接受監視的說法,都是謬論。”

同時,他還表示,如果要以自殺防範程序監視一名囚犯,那麼需要獄警24小時在線,“需要人們三班倒,或者加班。”

同時,美聯社的報道似乎也佐證了這一說法。美聯社11日報道稱,紐約大都會懲教中心內的工作人員在監視愛潑斯坦期間,工作時間“嚴重超標”。一個“熟悉監獄內部”的消息源告訴美聯社稱,一名員工在監視期間,曾“連續5天加班”。

CNN稱,如果一名犯人沒有明顯表現出自殺的威脅,那麼他就會被撤銷持續監視名單。

不過,據“今日美國”10日報道,若要被移出觀察名單,需要得到典獄長及心理醫生的同意。“今日美國”向監獄方面質詢這麼做的理由,但未獲回應。

美國兩黨成員也認爲,愛潑斯坦被移出觀察名單十分“荒謬”。川普的律師、共和黨人魯迪·朱利安尼11日表示,“他(愛潑斯坦)被撤銷了觀察名單,這太荒謬了”。同天,他還在推特上表示,在監視過程中,到底是誰在監視,攝像頭又顯示了什麼?

民主黨方面,總統候選人沃倫和陸天娜都表示,他們想要繼續調查,而另一名參議員本·卡爾丁則表示,他想讓調查結果公之於衆。同時,他還補充道:“很難理解他爲什麼不在觀察名單之上。”

此外,前司法部助理副部長哈里·裏特曼(Harry Litman)批評監獄的做法“貌似一個巨大的錯誤,必須徹底調查”。他還質疑爲什麼死者在牢房中能接觸到用來自殺的繩索。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表示,自己對這起事件感到“震驚”。“愛潑斯坦先生的死亡留下了尚待解答的嚴肅問題。我已指示(司法部)總檢察長對事件展開調查。”

刑事司法體系有瑕疵和敗筆

《國會山報》10日發表政治評論員伯納德·克里克的文章稱,戀童癖者愛潑斯坦死了,讓一樁離奇、悲劇以及細思極恐的案件,出現了令人費解的結局。全美最臭名昭著的囚犯在監獄自殺,這不符合邏輯,也難以讓人信服,“顯而易見的是,美國的刑事司法體系有瑕疵和敗筆,這讓我們所有人感到不安”。

文章提到,2008年愛潑斯坦曾在前勞工部長阿科斯塔擔任檢察官時,在後者的幫助下籤署認罪協議,承認兩項召妓指控認罪、支付賠償金,免於被起訴,並在棕櫚灘監獄服刑13個月。

但根據此前《邁阿密先驅報》的報道,愛潑斯坦2008年前曾被控性侵未成年,如果罪名成立,那麼他的刑期將遠不止13個月。

另外,文章也提出質疑稱,在知道愛潑斯坦有“自殺傾向”的情況下,聯邦監獄局依舊將他移出觀察名單,並放入單獨監禁之中,“讓他完成他之前想做的事情”。

“爲什麼愛潑斯坦被單獨監禁?在第一次自殺以後,他的牢房和監視改變過嗎?攝像頭有沒有持續地監控他?囚犯如何能在獄警沒有看到或作出反應的情況下,吊死自己?”對於愛潑斯坦的死亡,文章提出了一系列問題。

此前,《紐約時報》曾指出,愛潑斯坦的被捕,是“不多見的一樁令左右兩派都滿意的事”。一來是因爲正義似乎最終得到了伸張,二來雙方都有理由相信,如果愛潑斯坦身敗名裂,他可能會拖着一些敵人下水。(完)



發表評論 已有0 條評論

  • *用户名:
  • *我的態度:
  • *驗證碼:
    驗證碼
上海灘餐廳林達堅郝奇律師方孝伟律师事务所YK集团房地产投资及开发ballbrite山東總商會
鄭博仁律師事務所美國奧淇國際金融老成都川菜美國華夏教育學院林大衛保險加州水货上岛大酒店山東同鄉會

Copyright@since2016 chinesenews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