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美新社! 請登錄 註冊

美新社

陳玲華廣告

首页 > 熱門話題 > 熱門話題

花650萬美元進名校 美最大招生醜聞揭露了什麼?

發佈時間:2019年03月14日 22:48 來源:中國新聞網 评论:0條 點擊:4353次

原標題:富人花650萬美元“買進”名校,美國最大招生醜聞揭露了什麼?

  好萊塢明星也中槍。

  美國一起最大的高校招生欺詐案浮出水面,涉及8所美國頂尖學府、2500萬美元行賄金額和50多名涉事人員。

  該案件的幕後主使是來自加州的威廉·裏克·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辛格通過作弊和行賄,幫助富人的孩子進入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南加州大學等美國名校。

  這起醜聞不僅蔓延到華爾街,好萊塢也牽涉其中。

  據《紐約時報》報道,行賄的家長除了好萊塢女演員費莉希蒂·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還包括華爾街知名商界領袖、一名時裝設計師和一名頂級律師。

  哈佛大學知名法學教授艾倫·德肖維茨說,這將是“21世紀重大丑聞”之一,現在被披露的還只是“冰山一角”。

  這起招生欺詐案,使得富人特權、名校招生制度、社會公平等話題又在美國重新掀起討論。

  馬薩諸塞州聯邦檢察官安德魯·萊林(Andrew Lelling)指出,每一名舞弊入學的孩子身後,都有一名誠實、真正出衆的孩子被拒之門外。


  用金錢換名校入場券

  據美媒報道,在波士頓聯邦法院出庭時,辛格身穿一件深色西裝,一動不動地坐着,描述了自己如何將學生送進名校。在證詞中,他將自己的賄賂和洗錢體系稱爲“一道側門”。

  “有一道正門是學生自己的努力,有一道後門是學校的募捐系統,但這些都不能保證他們進得去大學。然後我設計了一道側門,向那些家庭提供保證。”辛格說。

  起訴書稱,從2011年至2019年2月,涉案家長總共向辛格支付了約2500萬美元的賄款。這起龐大的財物犯罪和詐騙案,背後依靠的是兩個組織。

  一個是大學升學機構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一個是位於加州紐波特海灘的非盈利機構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

  在外界看來,KWF只不過是一家普通的慈善機構,辛格卻利用其作爲掩飾,讓家長們將錢匯入一個無需繳納聯邦稅的賬戶,並通過行賄的方式使“客戶”的子女進入知名高校。

  辛格的作案手段主要有兩種,一是幫助考生在SAT/ACT等考試中作弊,二是賄賂大學體育教練,讓學生以運動員的身份進入高校,即使沒有相關的資格和能力。

  據《地球日報》報道,家長們願意向入學考試管理人員賄賂1.5萬至7.5萬美元,受賄的管理人員會給考生提供答案,修正他們的答案,或讓第三方冒充考生參加考試。

  此外,辛格也會直接賄賂教練。通過僞造學生申請文件,將他們塑造成教練希望招募的“頂級運動員”。有時甚至會用“換頭術”,將申請者的頭像PS到從網上搜來的運動員的照片上。

  美媒稱,有的家長爲了讓自己的孩子進入精英大學,甚至支付高達650萬美元的費用。

  耶魯大學校長彼得·薩洛維感嘆道, “司法部指控的腐敗行爲是對我們大學深深信仰的包容和公平價值的侮辱”。

  目前,耶魯大學、德克薩斯大學和南加州大學等均已發表聲明,稱自己是賄賂計劃的“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灣區調查組審查了KWF提交的稅務表格,發現這家非盈利機構在2013年至2016年間收到了706.5675萬美元的捐款,支出近495.3630美元。

  稅務表格顯示,接受KWF資助和捐贈的學校包括南加州大學、耶魯大學、查普曼大學和德克薩斯大學等名校。聯邦檢察官說,這些列出的慈善捐款中,有許多是爲了掩蓋向這些學校的體育官員、教練和其他人行賄。

  安德魯·萊林表示,該案件仍在調查中,可能會有更多的家長和教練參與其中。不過,大多數學生並不知道自己的入學是因爲行賄,在某些情況下,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參與了這個計劃。

  美國大學理事會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今天馬薩諸塞州聯邦檢察官辦公室進行的一項調查結果表明,那些在SAT考試中爲作弊提供便利的人,無論他們的收入或地位如何,都將被追究責任。”

  如今,辛格被訴敲詐勒索、洗錢、欺騙聯邦政府及妨礙司法等罪名,檢方稱他已同意認罪。法官將判決日期定在6月19日,辛格以50萬美元的保釋金獲釋。美媒稱,現年58歲的辛格可能面臨最高65年的監禁。

  “不可能有針對富人的單獨的大學錄取系統,也不可能有一個單獨的刑事司法系統,”安德魯·萊林說,“我們說的不是捐贈一棟建築,讓學校更有可能接收你的兒子或女兒,我們說的是欺騙或欺詐。”

  這起欺詐案曝光後,身穿深藍色休閒外套的辛格在街頭被數十家媒體圍住。他們將話筒和攝像機對着辛格,拋出一連串問題,但辛格一言不發,只是低着頭,雙手插在口袋,向前走去。

  越來越難進的名校

  美國富人欺騙教育體系,用金錢換名校入場券,背後反映出越來越難進的美國名校。據統計,近年來,美國頂尖大學的招生錄取率一直在下降。

  就拿斯坦福大學來說,該校已經連續五年成爲全美錄取率最低的大學。2018年,斯坦福大學宣佈,在47450名申請者中,只錄取了2040名秋季入學本科生,錄取率只有4.29%,創歷史新低。

  此外,哈佛大學、耶魯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新生錄取率也均創新低。尤其是2018年哈佛大學錄取率首度跌破5%降至4.59%。

  有高校入學顧問認爲,名校錄取率下降的原因,除了有學生普遍申請更多所學校的趨勢,也與名校想招收多元化學生而廣泛在各地做招生宣傳工作有關。因爲招生積極,所以申請多,錄取率就相對降低。

  越來越低的錄取率,令申請美國名校的學生壓力越來越大。很多家庭把重點放在大學的“準備工作”上,他們相信名校會讓自己的孩子快樂,或者在生活中擁有優勢。

  辛格從中看到了商機。

  雖然美國知名高校錄取率降低,但這些大學均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對於體育特長生的喜愛。《紐約時報》稱,知名大學對他們採用不同的錄取標準,這些學生的成績和標準化考試分數要求往往低於其他學生。

  彭博社指出,世界上最偉大的大學,將誰能入學的權力交給了體育教練。如果一個學生的成績在某個最低分以上,一旦體育教練認爲該學生有資格被錄取,申請人的入學就得到了保證。

  這也是爲什麼有錢的父母沒有直接向大學捐錢,而是向大學教練行賄。因爲捐錢並不能保證入學,還是得看招生辦公室審覈和招生官員的評估。

  福克斯新聞稱,辛格曾向當時耶魯大學的女足教練魯迪·梅雷迪思行賄40萬美元,後者則爲該學生僞造了運動員檔案,以女足隊新人的名義將其錄取,儘管該學生從未參與過競技足球比賽。

  一名喬治城大學的網球教練在2012至2018年間共收受辛格賄賂270萬美元。

  “作爲賄賂的交換,喬治城大學的教練指定了大約12名申請人爲喬治城大學網球隊的新成員,其中包括一些沒有參加過網球比賽的人”。文件中寫道。

  彭博社指出,最簡單的解決辦法是,大學不再讓教練全權負責招生,甚至要求對優秀運動員也實行更全面的招生流程。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家長們爲孩子上名校操碎了心,但他們自己也許並不開心。

  暢銷書《優等生》的作者亞力山大·羅賓斯(Alexandra Robbins)指出,去年,加州一名16歲少年自殺,因爲他所在的公立高中競爭激烈,該校強調要上名牌大學。他在遺書中寫到:“爲了做得更好,學生們承受了太多的壓力,我無法再繼續下去。”

  2018年,新澤西州大學輔導員Scott White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中表示,大學入學過程“是對我們的孩子最殘酷、也是真正不必要的虐待之一的根源”。

  自1981年以來,作爲一名大學輔導員,Scott White看到越來越多的孩子正在崩潰、離開學校、自我傷害和治療。所有跡象都表明,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一比例將繼續上升,不會減弱。

  亞力山大·羅賓斯指出,無論是賄賂官員,爲精英大學捐款,還是爲青少年提供虎媽式的教育方式,受害的都是孩子們。



發表評論 已有0 條評論

  • *用户名:
  • *我的態度:
  • *驗證碼:
    驗證碼
上海灘餐廳林達堅方孝伟律师事务所YK集团房地产投资及开发ballbrite煮道山東總商會
美國奧淇國際金融貝佳藥業老成都川菜美國華夏教育學院加州水货郝琦聯合律師事務所梁俊鎧會計師事務所雙盾保險山東同鄉會

Copyright@since2016 chinesenews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