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美新社! 請登錄 註冊

美新社

陳玲華廣告

首页 > 今日焦點 > 國際

今天的中期選舉,決定美國下個10年!

發佈時間:2018年11月06日 14:17 來源:鳳凰網 评论:0條 點擊:2286次

今天這個事兒很重要,決定美國下個10年!(燒腦慎入)

美國中期選舉投票。      

11月6日是美國中期選舉投票日。 中期選舉是今年美國朝野最爲關注的政治事件,不僅將對川普政府執政前景和政策走向產生重要影響,也是觀察美國政治極化和社會分裂趨勢的重要風向標。 國會參議院共100席中35席被改選,共和黨能保持住在國會參議院的優勢地位嗎? 民主黨能奪取國會衆議院全部435席中的多數席位嗎? 全美50州中36州州長被改選(此前三分之二爲共和黨州長),民主黨有機會使全美民主黨州長總數反超共和黨嗎?

一向立場分明的“驢”“象”兩黨居然“有志一同”——卯足了勁吸引支持者出門投票。誰更能激發基本盤的投票熱情,誰的勝算更大?

文:徐劍梅瞭望智庫駐華盛頓研究員

1

對川普的“民意公決”

有意思的是,不選總統的中期選舉從兩黨預選開鑼到選戰最後衝刺,川普一直是共和黨選戰的核心。

據《今日美國報》統計,在選戰最後5周,川普預計將舉行超過30場競選式集會,身心投入程度遠超前兩任總統小布什和奧巴馬。

川普競選經理布拉德·帕斯卡爾22日說:“川普總統全力支持共和黨在選舉日取得勝利。”川普當天則在飛往休斯敦途中接受《今日美國報》記者採訪時說:“我有和2016年競選時一樣的感覺。”

和歷屆總統不同,川普入主白宮後,採取了和競選戰略相似的“分裂”治國方式:

一方面,他塑造全力兌現競選承諾的形象,牢牢維繫自己的基本盤,使共和黨急劇轉變爲“川普黨”,黨內溫和派遭到排擠。八成以上共和黨選民穩定支持川普,預選中出現共和黨競選人爭相攀附川普的局面。

另一方面,川普沒能擴大自己的支持面,其“邊緣支持者”態度有趨冷跡象。美國民意圍繞川普尖銳對立,社會分裂情緒加重。左右兩翼雖對川普評價兩極,但對其“分裂治國”看法大體一致。

面對中期選舉,川普戰略明晰:重點對象是搖擺州和共和黨紅州基本盤,焦點目標是動員他的基本盤選民出動投票。他相信自己的政治直覺,對共和黨保住參議院表示樂觀,把主攻方向放在力爭共和黨同樣保住國會衆議院多數黨地位。如果共和黨失去對衆議院的掌控,幾乎可以肯定川普政府立法議程將受到阻礙,總統職位也因“通俄門”等面臨更多風險。

川普對待中期選舉的策略,按照兩年來一直猛批川普的美國媒體說法,仍然是與2016年大選時一貫的“恐懼+憤怒”打法:激發共和黨選民的“憤怒”,渲染國會衆議院一旦被“激進的民主黨”拿下,其執政成績將化爲烏有、執政能力受到打壓的“恐懼”。

中期選舉和總統選舉不同,帶有很強的地方性。但從預選情況看,川普既有效動員了共和黨票倉,也激發了民主黨和獨立選民的投票熱情。最新民調顯示,59%的美國選民認爲支持與他們對川普觀感相似的候選人“極爲重要”或“非常重要”。

圍繞川普而尖銳對立的美國民意,究竟哪一邊會佔上風,會對中期選舉結果產生重要影響。就此而言,中期選舉在很大程度上將是對川普的一場“民意公決”。 

2

新的“十月驚奇”

美國選舉,向來有“十月驚奇”之說,越是最後的“驚奇”,越可能造成兩黨選情波動,“驢”“象”兩黨的競爭進入白熱化階段。

10月選戰形勢在初期確實對共和黨頗爲有利。川普作爲共和黨選戰核心,攻勢猛烈,人氣持續走高;民主黨相形之下似乎處於某種守勢。

川普提名的第二名聯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諾經歷性侵指控風波,成功獲得任命;隨即,數千中美洲民衆拖家帶口北上美墨邊境,送來“非法移民大舉壓境”的話題,川普進一步宣稱,這批移民大軍裏,有“罪犯和無名中東人”在內,雖未提供證據,但在其基本盤裏已成功炒熱邊境安全問題。兩大事件,都被認爲是“送給共和黨的選舉禮物”。

共和黨的競選東風沒吹幾天,美國又出現新的“十月驚奇”。

發生了針對民主黨政要和自由派人士的炸彈包裹事件和極右槍手高喊“所有猶太人都該死”的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案。同一周裏,在肯塔基州Jeffersontown,一名白人男子在超市任意開槍殺害兩名黑人。據報道,此人之前還試圖進入一家以黑人爲主的教會。這些仇恨犯罪和極端暴力事件,引發美國社會針對右翼極端主義的譴責。民主黨和多家美國主流媒體指責川普言行助長右翼極端情緒,選戰話題明顯位移。一週之內,川普的民調支持率掉了4個百分點。

10月30日一早,川普放了一個大招——宣佈擬簽署總統行政令終止“出生公民權”——在美國境內出生即自動獲得公民身份的權利。一時間輿論譁然。但是,爭論焦點不是該不該終止“出生公民權”,而是“出生公民權”是否受憲法第14修正案保護、總統如籤行政令取消是否違憲。

顯然,川普在移民問題上祭出新招,有助於動員共和黨選民。而且,川普此舉恐非“突發奇想”,而是事先已有鋪墊。早在今年7月,前白宮國安會發言人邁克爾·安東(Michael Anton)就在《華盛頓郵報》發表題爲《公民身份不是出生權》的評論,直接挑戰憲法第14修正案。川普放招當天,副總統彭斯出面稱川普如籤行政令未必牴觸憲法,下屆國會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熱門人選、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Lindsey Graham宣佈將向國會提交終止出生公民權議案。

形成對照的是,在民主黨陣營,積極助選的前總統奧巴馬所到之處,核心內容並非具體政策,而是號召支持者出門投票。他不點名批評川普“謊言一堆”,強調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比我一生記憶中任何一次都重要”,待在家裏不投票將是美國的“深刻危險”。

在2016年大選民主黨預選期間,成功喚起持進步主義立場的千禧選民投票熱情的參議員伯尼·桑德斯也馬不停蹄,在多州爲民主黨競選人助選。他抨擊川普“撒謊成性”,宣傳“全民醫保”等激進左翼主張。

從民主黨整體競選情況看,醫保是最大話題。重塑華盛頓的政治清明,也是重要訴求。

3

更加極化、對立、分裂

共和黨談移民,民主黨談醫保,截然不同的“優先選項”背後,是美國兩黨政治極化和選民立場的嚴重對立。

多項相關民調結果表明,這種對立程度,已經到了不是爭論應當如何解決美國的“優先關切”,而是爭論哪些問題應該成爲美國的“優先關切”。正因兩黨選民對“美國的大事”看法迥異,兩黨的優先事項才截然不同。

皮尤研究中心10月18日發佈的民調針對中期選舉一共設計了18個選民關心的問題。多數民主黨選民認爲其中13個是“非常大的問題”,但多數共和黨選民只認爲其中5個是“非常大的問題”。

控槍問題上,八成民主黨選民認爲槍支暴力是很大問題,但在共和黨選民中,持這一觀點的只佔四分之一。

環境問題上,72%的民主黨選民認爲氣候變化是個大問題,而共和黨選民中,只有11%的人這樣想。

在非法移民問題上,75%的共和黨選民認爲是非常大的問題,但只有19%的民主黨選民這樣認爲。

公共宗教研究所29日發佈題爲《黨派極化主導川普時代》的調查報告,顯示面對中期選舉的迫近,民主黨選民在投票中優先考慮的是醫保費用、貧富差距擴大、控槍和種族不平等;而共和黨選民優先考慮的是經濟、國家安全和移民問題。雙方的“優先關切”幾乎沒有重疊。

而且,兩黨選民都高度不看好對方陣營。根據報告,九成民主黨選民對共和黨看法負面;而共和黨選民中,反感民主黨的也高達87%。這意味着,尋找共識變得格外困難。

不僅如此,即便針對同一關切,雙方立場也呈現尖銳對立。以移民問題爲例,近八成共和黨選民支持嚴控合法移民數量,而只有三分之一民主黨選民贊同。近八成民主黨選民認爲移民憑其聰穎勤奮增強了美國實力,而超六成共和黨選民認爲移民威脅美國價值觀,奪走了美國人的工作、住房和醫保。

另外,自2016年大選以來的民調還顯示,兩黨選民對川普的看法始終趨於兩極:逾八成共和黨選民對川普看法積極,而持負面看法的民主黨選民則在八成上下徘徊。

4

近年中期選舉投票率低迷

根據美國憲法,美國總統選舉每四年舉行一次,國會選舉每兩年舉行一次。其中一次國會選舉與四年一度的總統選舉同時舉行,而另一次則在總統任期之間舉行。在總統任期之間舉行的國會選舉,就是“中期選舉”。

本次中期選舉會改選美國國會衆議院全部435席、參議院100席中35席、全美50州中36州州長、美國3處海外領土總督、全美99個州立法機構中的87個總計逾6600席位,以及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舊金山、芝加哥、納什維爾等重要城市市長職位。

如果說,選舉國會議員時,選民會考慮“美國的大事”;那麼,在州長、州立法機構和地方選舉中,選民更多考慮的是“地方的大事”。這兩者之間,往往會有很大的區別。

在年初遭受校園槍擊案重創的佛羅里達州,控槍是格外突出的話題。

在南北內戰打響第一槍的南卡羅來納州,醫保、移民、種族矛盾等都是民衆關注重點。

在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的佛蒙特州,又是另一種畫風。州長候選人辯論話題很大一部分集中在環保、能源及各種民生主張的現實可操作性上。這個以進步主義政治著稱的小州,大選中通常支持民主黨總統,州長選舉中多數情況下卻是共和黨州長勝出,這次從電視辯論和民調情況來看,不出意外仍將如此。

至於奧巴馬助選演講必談投票重要性,背後是民主黨長期以來的苦衷:如果要形成在國會翻盤的“藍色浪潮”,提高民主黨選民投票意願是必經途徑。

美國中期選舉投票率,通常會比大選年份低15至25個百分點。近幾十年來,中期選舉投票率一直低迷,2014年中期選舉的投票率爲36.6%,創二戰後新低。

更要命的是,歷次中期選舉,共和黨選民投票率都高於民主黨投票率。佛蒙特大學政治學教授加里森·尼爾森對筆者說,歷來美國中期選舉時,老年男性白人投票意願較高,女性和少數族裔投票意願相對較弱。前者多數是共和黨選民,後者多數是民主黨基本盤。

5

選民的問題關切有多重要?

今年中期選舉投票率,目前美國媒體各種說法都有,各州情況也大不相同。有民調專家預測投票率或創1970年以來新高,也有民調專家預測雖會升高,但不會與往年有特別大的不同。無論如何,有幾個趨勢值得注意:

一是提前投票的選民大爲增加,這意味着意外突發事件製造的“十月驚奇”效應會有所削弱;二是30歲以下年輕人和女性的投票熱情顯著增加。民調顯示,今年非裔女性投票熱情高漲,接近過去投票意願最高的老年白人男性羣體。然而,在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中,男性與女性的投票意向出現很大的分化。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女性大比例轉向民主黨,而多數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繼續支持共和黨。

此前全美50州中的三分之二由共和黨州長主政。共和黨還憑藉在衆多州立法機構中的多數黨地位,使得國會選區重劃結構性利好共和黨。但據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2日預測,此次中期選舉,民主黨將“重新開始贏”,有可能奪取逾10個州長職位,有一定機會使全美民主黨州長總數反超共和黨。

此外,此次中期選舉不僅包括改選美國國會衆議院全部435席、參議院100席中35席、全美50州中36州州長、還包括全美99個州立法機構中的87個總計逾6600席位。這對美國兩黨的重要性不容忽視。

州立法機構的多數黨不僅主導本州醫保、教育、稅收、勞工權利等領域立法和政策走向,而且將主持每十年一次的本州國會選區重新劃分。此次中期選舉結果,加上更爲關鍵的2020年大選中的州級選舉結果,將決定2020年人口普查後國會選區重劃的主導權,從而直接影響其後十年間總統選舉與國會衆議院議席歸屬。這是美國聯邦與地方政治的環環相扣之處。

那麼,選民的問題關切對選舉結果究竟有多重要?

《華爾街日報》31日一篇文章指出,2016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失敗,一個重要原因是她的競選策略過於專注對手川普的性格品行缺陷,甚至因此把川普的支持者蔑稱爲“可憐蟲”。但大量選民並非不瞭解川普的性格弱點,只是更看重其政策主張是否迴應他們最關心的問題。結果,數以百萬計的“奧巴馬選民”轉投川普。

如果民主黨不能從中吸取教訓,繼續把16年大選失敗原因歸咎於所謂俄羅斯干預選舉和時任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制造的“十月最後驚奇”,歸咎於“另類右翼”集結的白人民族主義浪潮,在中期選舉中專注於川普的推特而不是選民關心的問題,那就可能重蹈覆轍。

不過,文章承認,從很多選區的民主黨人競選策略看,民主黨已經吸取這一教訓,效果將在中期選舉結果中得到檢驗。

國際社會如此關注此次美國中期選舉不是沒有理由的。這個超級大國的一舉一動都可能給世界帶來嚴重的不確定性。早在宣誓就職當天,川普即宣佈將競選連任,而中期選舉歷來都是兩年後大選的序曲。在選舉指揮棒牽引下,川普主義還會走多遠?今後,世界該擔心一個更加分裂的、政治癒發極化的美國嗎?



發表評論 已有0 條評論

  • *用户名:
  • *我的態度:
  • *驗證碼:
    驗證碼
上海灘餐廳林達堅方孝伟律师事务所YK集团房地产投资及开发亞聯律師事物所山東總商會
美國奧淇國際金融貝佳藥業新光岩櫥櫃林大衛保險施啟祥會計師事務所加州水货山東同鄉會

Copyright@since2016 chinesenews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