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美新社! 請登錄 註冊

美新社

陳玲華廣告

首页 > 今日焦點 > 即時

美國再下“封殺令”:這次不只是石油還有大半地球

發佈時間:2018年07月10日 13:47 來源:參考消息 评论:0條 點擊:3615次

原標題:頭條 | 美國再下“封殺令”,這次不只是石油,還有大半個地球。。。。。

  看來,美國這次針對伊朗的“封殺令”真是要“封殺”大半個地球了。

  今年5月,美國川普政府宣佈單邊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宣佈重啓對伊朗的“史上最嚴厲制裁”。

  近日,美國國務院再次單方面提出要求:所有國家須停止從伊朗進口原油,並且中斷對伊朗的經貿合作,不遵從美方要求的國家及企業將遭受嚴懲,甚至可能面臨被逐出美國市場的風險。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一名不願具名的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說,購買伊朗原油的各國公司“必須在11月4日前將其自伊朗進口的原油量降至零,否則將面臨美國的嚴厲制裁”。

  這位官員還特別強調,中國和印度如若不從,將像其他國家一樣面臨制裁。

 1

  石油封殺令背後的新仇舊恨

  爲何選擇11月4日作爲封殺令的生效日期?

  1979年11月4日,德黑蘭的一些激進學生佔領了美國駐伊朗大使館,引發了震驚世人的“使館人質事件”,成爲兩國關係交惡的重要導火索。

  川普政府此次選擇在這個特殊日子發難,無法排除這一歷史因素的影響,警示意味頗重。

  不過,石油何以成爲美國維持全球霸權的“得力工具”?這還得從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中東石油危機談起。

  持續三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給發達國家經濟造成了嚴重的衝擊,所有發達國家經濟增長明顯放緩,發達國家甚是恐慌,但已經與黃金脫鉤的美元卻在危機中找到了新目標。

  1974年,美國與世界最大的產油國沙特阿拉伯達成協議:美方爲沙方提供安全保護並且出售先進武器,而沙方承諾石油出口只以美元結算。其他產油國紛紛效仿,美國就這樣,通過強大的軍事政治力量,以及美元結算石油帶來的控制力確立了自己對中東的影響。

  這種控制使得中東各國不僅難以再次掀起如1973年一樣的石油危機來對抗發達國家,更讓這些國家根本逃不出美國的“五指山”。一旦出現個別產油國反美,美國就對其嚴厲制裁,同時利用自己的盟國來補缺。

  中東產油國普遍經濟結構單一,根本受不了美國及其盟國的重創。長此以往,這些國家就出現了兩種下場:一是伏低做小,忍受美國及其盟友的頤指氣使;一是被美國等扶植的反對派力量發動政變或內戰。伊拉克莫過於最典型的例子了。

  “倔強”的伊朗一直飽受美國的制裁之苦。這也導致其始終難以有效利用本國豐富的石油資源支撐經濟發展。

  上世紀90年代,隨着亞洲新興國家的發展,伊朗終於找到了新的石油買家。奧巴馬時期又逐漸放寬了對伊朗的制裁,繼而建立了多邊機制“伊核六國”框架,伊核協議得以最終達成。

  然而,具有強烈保守傾向的川普從競選時起就對伊核協議充滿敵視。加之川普與以色列最爲親近,而以色列與伊朗互相視爲最大威脅。這些就構成了美國如今痛下殺手的理由。

▲伊朗北阿扎德甘油田項目

▲伊朗北阿扎德甘油田項目

 2

  怎麼算都是筆劃算的生意

  當然,川普此舉也絕非只是爲了一雪“國恨家仇”而已——

  川普的算盤打得很精,在伊朗問題上把水攪渾,影響涉及多方面,以便使美國最大限度地撈取好處,可謂“一石多鳥”。

 繼續打壓伊朗

  近日,伊朗里亞爾兌換美元匯率再創歷史新低——9萬里亞爾兌1美元,較4個月前,貶值近半。

  在匯率貶值、通脹高企的情況下,德黑蘭大巴扎(賣場)被迫臨時關閉,多地爆發遊行示威,伊朗老百姓的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川普政府在此時出手、“封殺”伊朗原油出口,將切斷該國現金流,無異於給其原本就不堪承受的沉重經濟壓力再度“加碼”。

  很明顯,這是美方退出伊朗核協議後打擊伊朗關鍵經濟領域政策的延續。

  此舉類似此前對朝鮮“無限施壓”的做法,逼迫德黑蘭方面在內憂外患的局勢下做出巨大讓步,進而遏止其核計劃與彈道導彈計劃的推進能力;同時,壓縮其在敘利亞、也門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影響力。

  夯實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

  與此前美國空襲敘利亞、遷館耶路撒冷等舉動如出一轍,川普政府的目的都在於:打亂中東地區局勢演變的既有節奏,不斷製造地緣政治熱點,給提高自身在中東地區存在以可趁之機。

  一方面,借加重對伊朗制裁的機會,製造地區緊張局勢,可不斷加強美國與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等地區盟友間的合作關係,並且,使後者在地區政治安全事務上愈發倚靠美國;

  另一方面,把手伸得更長,通過限制伊朗石油出口及他國與其經貿合作,迫使歐盟、中國、印度甚至日本、韓國等伊朗重要合作伙伴忌憚美方制裁,在這種威脅下,它們要麼直接幫助美國製裁伊朗,要麼選擇躊躇觀望——實際上,這種“觀望”在客觀上就是幫助美國孤立德黑蘭。

  通過以上方式,美國可以輕鬆維持在中東事務中的話語霸權,怎麼算都不吃虧。

  提高原油價格,促進本國出口

  除了政治方面的“紅利”,美國封殺OPEC第三大產油國的原油出口,將在國際市場上造成日均150-200萬桶的原油供給缺口。

  從供求關係來看,這麼做,無疑將推高國際油價。

  若是順利得到沙特阿拉伯等主要產油國配合,美國將能夠把油價控制在合適的高位運行。這樣做,可減緩美元升值速度,有助於維持美國產品的出口競爭力。

  此外,制裁伊朗還有利於美國自己的原油出口。

  據新華社報道,美方相關人士近期曾赴新德里遊說印方削減進口伊朗原油,並表態稱美國可成爲滿足印方能源需求的合作伙伴。

  既能打壓對手,又能樹立自己的威信,還有大把銀子可賺,這筆買賣,怎麼看都很划算!

▲德黑蘭大巴扎

▲德黑蘭大巴扎

 3

  有人服軟,有人不買賬

  依靠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等主要產油國盟友的支持以及石油美元體系,美國單方面強推制裁,給國際原油市場施加沉重負擔,必然會對與伊朗開展有關合作的各方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歐洲退出

  目前,伊朗原油產量約爲380萬桶/天,出口量則約爲250萬桶/天。

  據路透社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月以來,伊朗日均出口原油約250萬桶,其中1/5出口至歐洲市場。

  自伊朗核協議生效後,在沙特等海灣國家,法國道達爾等歐洲企業難以與美國油氣公司相匹敵,於是,它們紛紛轉戰伊朗,加大了在當地石油行業的投資。

  此次美國重啓對伊制裁,歐洲政府呼籲美方給予歐洲企業制裁豁免,但該訴求卻沒有得到美國方面任何積極迴應。因此,歐洲企業不得不逐漸切斷與伊朗間的業務聯繫。

  道達爾宣佈退出伊朗市場後,意大利煉油商Saras和Eni、西班牙石油公司Repsol等企業,均在着手準備,以便在美國製裁正式生效前停止從伊朗購買原油。

▲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公司

▲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公司

  韓日鬱悶

  不僅歐洲企業,作爲伊朗原油4大買家之一的韓國,已於近期正式通知伊朗國家石油公司,計劃自8月起逐步降低進口伊朗的原油量,對於部分至8月到期的原油和凝析油採購合同,到期後將不會續簽。

  3名韓國知情人士稱,韓國政府並未向有關企業下達直接指令,但企業深知來自美國的壓力有多沉重,因此,不會冒險從事任何有違美國製裁政策的貿易活動。

  韓國國內進口伊朗原油的企業日均進口量,已由2017年3月曆史最高峯的62萬桶大幅下滑,到今年5月,降至不足20萬桶。

  注:韓國國內進口伊朗原油的企業主要有SK Energy、SK Incheon Petrochem、Hyundai Oilbank Corp、Hyundai Chemical與Hanwha Total Petrochemicals等。

  彭博社透露消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有意在今年7月挑選恰當的時機訪問伊朗。如最終成行,這將是1978年伊斯蘭革命以來,在任日本首相首次到訪德黑蘭。

  促成此訪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美國總統川普已明確要求日本終止其與伊朗的所有能源貿易。

  印度不買賬

  印度每天從伊朗進口原油約70萬桶,並且,伊朗在其能源供應中的重要性日益顯著。

  對於美國此番制裁,印度石油部國際合作聯合祕書蘇迪爾表示,“印度不承認單邊制裁,只承認聯合國制裁”。

  此外,即使沙特等國動用閒置產能彌補伊朗石油出口的空白,實際卻會造成閒置產能減少,讓自己應對突發風險的能力下降。尤其是在本次制裁後,中東主要國家間對立加劇,擦槍走火的概率也在提升,此時抗風險能力的下降無疑爲自身埋下重重隱患。

  可以說,川普上臺以來的單邊主義政策招致了國際社會的普遍反感。

  鑑於美國金融霸權的餘威尚在,不排除伊朗經貿合作伙伴尤其是企業紛紛做出“趨利避害”的選擇。但從長遠來看,世界各國將日趨選擇規避美國金融霸權限制的選擇,並最終弱化直至瓦解美國的金融霸權。美國在國際制度領域的信譽和權威也將繼續流散直至喪失殆盡。

  “石油武器”即便威力無窮,但反覆爲一己私利來使用,違背和平發展大勢,那就可能“啞火”。

 4

  美國製裁等於中國戰略機遇?

  伊核協議生效後,美國一直利用延長ISA(《對伊朗制裁法案》)期限的手段,對伊朗通過油氣產業獲取和使用利潤加以限制。

  不過總的來看,近些年,伊朗的對外合作環境有所改善,目前,伊朗是中國在中東地區的最主要貿易伙伴之一:

  *  伊朗是中國全球第6大原油進口來源地,2017年,我國從伊朗進口原油達3115萬噸,佔我進口原油總量的7.4%;

   *  伊朗也是中國企業在海外的重要工程承包市場,目前,我國在伊跟蹤和商談的大項目累計金額超過了1500億美元;

   *  伊朗還是中國機電產品的重要出口目的地,佔我國汽車對外出口總量的1/4。

  川普政府退出伊核協議並重啓對伊朗的制裁,讓德黑蘭方面愈發清楚地認清到,美國對其孤立打壓的意圖,這在一定程度上爲中國深化與伊合作提供了機遇。

  在政治方面,應看到,雖然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宣佈重啓提高鈾濃縮能力的準備工作,但是,這更多是爲了增添與美博弈的籌碼,而非真的逼近美伊開戰的邊緣。

  同時,伊朗的核計劃與彈道導彈計劃佔用了大量本可用於改善民生的資源,引發國內民衆不滿。面對此種局勢,伊朗也許不得不維持與美國“鬥而不破”的現狀,甚至不排除未來妥協、兩國重談協議的可能性。

  在經濟方面,伊核協議生效後,無論歐盟、日本或韓國,均忌憚美國,因此,各種合作承諾往往口惠而實不至,鮮有重大項目落地。

  川普政府又搞對伊“史上最嚴厲制裁”,使西方國家在對伊合作問題上更加縮手縮腳:

  波音公司與空客公司總價值380億美元飛機出口的許可被美方吊銷;

   法國道達爾、標緻-雪鐵龍,德國西門子、英國石油等均宣佈中止或退出對伊合作項目。

  在這種情況下,前不久,伊朗總統魯哈尼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峯會,表明其加快向中國靠攏、尋求政治經濟支持的意願,無疑爲雙邊關係提供了戰略機遇。

  就美國的“封殺令”,中國外交部給予迴應稱:

  “中國和伊朗是友好國家,將在符合各自國際法義務的框架內保持正常交往與合作,包括經貿和能源領域的合作”。

▲伊朗總統魯哈尼

▲伊朗總統魯哈尼

 5

  不能忽視的壓力與風險

  當然,我們也要看到問題嚴峻性的一面:川普政府此次對伊制裁力度遠勝以往。

  雖然目前沙特、俄羅斯、委內瑞拉等也都是中國的主要石油進口國,但中國作爲伊朗石油的第一大客戶,石油需求巨大,美國發出對伊朗的石油禁令,必定對中國造成影響。

  對於今後可能在伊朗面臨的種種挑戰,中國需要在如下三方面保持高度警惕。

  首先,在融資結算方面,如若不理會美方次級制裁威脅,繼續從伊朗進口原油,石油等企業未來遭受制裁的概率較大。

  對此,中國可以效仿歐盟的設想(以歐元爲基礎,打造對伊獨立金融渠道),探討對伊項目的人民幣融資機制,提高雙邊貿易人民幣結算比重,並且支持中國金融機構按照商業化原則開展對伊融資,從而爲中國企業開展對伊業務提供支撐。

  其次,在項目實施方面,應當保持戰略定力,穩步推進既有的在伊合作項目。

  此外,也要高度關注影響伊朗局勢的一些重要國內因素。

  要怎麼與它打交道,才能避免因此觸及美國製裁的“暗雷”?這也是值得深思的問題之一。



上一篇:

發表評論 已有0 條評論

  • *用户名:
  • *我的態度:
  • *驗證碼:
    驗證碼
上海灘餐廳林達堅方孝伟律师事务所YK集团房地产投资及开发林達堅地產廣告亞聯律師事物所山東總商會
卓蕾SolarMax美國奧淇國際金融新光岩櫥櫃林大衛保險加州水货山東同鄉會

Copyright@since2016 chinesenews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